遂宁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对不起这件事我永远都忘不了

2019/11/09 来源:遂宁汽车网

导读

我是“野鸡”的忠实读者,哈哈哈(请谢谢我在这里给你的号打广告,也希望你看见!)清明三天没有时间看公众号,今早才看了他之前的一篇推送,标题

我是“野鸡”的忠实读者,哈哈哈(请谢谢我在这里给你的号打广告,也希望你看见!)

清明三天没有时间看公众号,今早才看了他之前的一篇推送,标题不记得了,只记得主题思想是:说说那些衣冠禽兽的老师们。

我看到很多很多人吐槽他们的老师,大多是吐槽老师各种变态加如何“折磨”他们,“监视”他们的。

而我也遇到过一位“极品老师”,虽然并没有标题上说的那么让人难忘,但一提起来,那一段经历真的是历历在目,永远都忘不了。

对不起这件事我永远都忘不了

那年的17只有10岁左右吧,上铁路子弟校的小学5年级;

那年17的爸妈已经离婚好几年了;

那年的17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,以为世界是美好的,没有恶意的。

小学的最后两年,是靠“意志”读完的,因为那个时候班上很多女孩子都孤立我,不愿意跟我玩儿,男生偶尔会欺负我,说一些难听的话。

虽然现在看来大多数是跟自己的性格有关系,但我却把问题的根源归结于我的班主任老师。

对不起这件事我永远都忘不了

到了5年级的新学期,教了我们4年的李老师退休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年轻时尚的女老师。

她姓魏,个子不是特别高有些胖,皮肤很白,烫着一头卷发,嘴角有颗痣。除开上课时间,其余时间说话的样子就很像我们那边老城片区卖衣服的那些嬢嬢(中年妇女),用我们四川话说,就是“牙尖”

(这里要炫耀一下,我的听众朋友里有来自浙江和上海的朋友。为什么要炫耀,因为觉得好象只有认识我的人才关注了这个号,但没想到也有很多不认识的朋友在关注,谢谢你们。)

为什么说,她的出现让我小学最后两年很难熬呢?

这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.....

对不起这件事我永远都忘不了

当时我们班有一个女孩子,她爸妈那段时间在家闹离婚,她每天来学校的时候都是哭着的。班主任发现后,把她叫到了办公室,了解了情况后,再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走进教室,把书放在讲桌上,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沉默了很久之后,便开始了她的“罪行”。

她把我叫到讲台上,毫无预兆地问我:“17,你爸妈离婚多久啦?”

如果那时的我知道竖中指的话,我绝对狠甩她一脸!内心是懵逼的,嘴上却很诚实地回答:“很久了...”

她又问:“那爸妈离婚,你什么感觉啊?”见我不说话又问:“你看你成绩还是好,都没有受到影响,为什么呢?”

我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了,只记得我妈一直告诉我:“大人的事,小孩儿别管,好好念书就行。”所以,我也就在讲台上说了这样的话。

听了我的回答,魏老师说:“对,大人的事小孩儿不要管,专心读书才是最重要的....”她说了很多,等她说完后,她就让我回到了座位上。

当时不懂她的用意,现在想来,她也许只是想让我“坚强”的事迹去感染那位爸妈在家闹离婚的同学吧。

好像一切都不对,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。

战争真的爆发,就是在我的一个朋友把这事给我妈说了之后,我妈知道这事,已经是“案发”很多天后了。

我妈一股怒火无处发泄,也不好再追问我,于是跟我一个哥哥就跑到学校来了,闹到了办公室。我连我妈几点进的办公室门都不知道,知道我妈来,还是被魏老师从数学课上叫出去。

我妈和我哥走之前看了我一眼,我哥说:“这个老师要是再当着所有人的面问你关于你爸妈离婚的问题,就给我说,老子找人收拾她!”我妈却抱怨我说,在学校发生了这么“大”的事儿回家也不跟她说。

我妈和我哥走后,魏老师把我叫到教室走廊的一个角角里,跟我说了一些那个年纪听不懂的话。

大意是,她问我那样的问题并没恶意,只是觉得我爸妈离婚了我像没事人儿似的好像完全没有受影响,并且班里也有很多人知道我是离异家庭,所以更没觉得自己做错了,只是想让其他面临到爸妈要离婚的同学可以向我学习。

我到现在都还记得,她当时问我:“你知道你妈要来吗?”

我摇头。

她说:“那你觉得老师有错吗?”

我摇头。

她说:“那你为什么不帮我拉着你妈呢?为什么要让她到学校里来闹呢,现在大家都在看我的笑话。”

我沉默不语,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。好像发生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一样。

原本以为故事就这样结束了,哪里知道,我哥的妈知道这事了,因为认识我们学校校长,又告到我们校长那里去了。

校长肯定狠狠批评了魏老师,不然她不会又把我从数学课堂上叫出去单独说话。

她说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那天做的不对?”

我还是摇头。

她说:“我在学校什么样,校长很清楚,是不是一个敬业的老师校长都知道,就跟你们在班上表现怎么样我都清楚是一个道理一样。你觉得你妈去校长那告我一状我工作就会没了吗?”

我还是沉默不说话。

她在怪罪我妈让她在校长面前没有脸,N久之后,对我说:“这是我和你妈之间的事,我是不会对你有区别对待的,以后我们还是往常一样,去上课吧。”

但事实肯定不是这样的,她也并没做到无区别对待。

我当时是班里的文娱委员,每次年级要评比板报的时候,都是我负责画板报的。但我妈闹过之后,我就再没画过班里的板报了,说来也奇怪,新任负责办板报的同学,就是那个因为爸妈要离婚,在教室里哭的那个女生。

我还从其他的非孤立我的同学嘴里听到,魏老师说:“17的妈好凶哦,我真的不敢再喊17回答任何问题了,也不敢再问17啥了,我很害怕她哥来学校打我。”这话,是魏老师亲口跟我们班另一个女生说的。

也是自从那以后,每次被男生欺负,或者跟男生起冲突后,他们总会骂我是有妈生没妈养的野孩子。

而这一切,我都把它“归功”于我的魏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,问我爸妈离婚我是啥感受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每当回想起这件事情,我脑海里总是会清晰地浮现出魏老师的脸和她说话时,嘴边颤抖的那颗痣。

我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记得自己曾教过我这样的一个学生,是否还记得跟我之间的“过节”,但自从小学毕业后就没见过她了。

很多时候,我在想,如果哪天再碰到她,我是否有勇气质问她,或者向她讨要一句迟到的“对不起”。

虽然这件事之后的两年,我都过得很不好,常被同学嘲笑或者恶语相向。

但我觉得这件事至少改变了我小时候的一个错误的态度,就是爸妈离婚是不能说的秘密,是见不得光的秘密,是触碰心灵的伤口,谁都不能去摸。

我现在可以很轻松地跟别人说,我爸妈是分开的,在我很小的时候。

我可以很自然地说,他们性格不合适不为了我勉强在一起,这才是最酷的爸妈。

我可以劝慰那些因为家庭不完整的同龄姑娘。

我可以很开心地告诉别人,虽然我的爸妈分开了,但我却拥有了两个家和一对更爱我,更在意我的爸妈,我很幸福。

所以,现在看来,虽然魏老师当众问这样的问题很没有教养和所谓的师德,但她确实问的是真实的事,也希望当时的我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。

只是,那时的她还年轻,没有拿捏好分寸和时机;

只是,那时的我们都太小,不懂老师的用心。

爸妈离婚有什么不可说的,但心怀鬼胎的人拿这个说事,就是缺少教养!

她在我心里,不是一位称职的教书育人的人民教师。

但这并不影响我热爱生活,和希望自己的婚姻美满长久。

p.s:图片来自寂地

万艾可--克服障碍感受幸福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药店

伟哥是什么成分

标签